Menu
Woocommerce Menu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老剧种如何换新颜

0 Comment


  文化部统计数据显示,1983年我国有373个戏曲种类,而到了2012年减少到了286个。十年间,传统戏曲剧种就消亡了近100个。业内专家估计,未来戏曲剧种的消亡可能会加速。老剧种的消亡,一方面缘于现代文化形式的冲击,另一方面也跟老剧种无法适应现代人的审美需求有关。因此,传统戏曲剧种要想生存下去,除了依靠国家的保护外,自身也要革新求变。

图片 1

一个民营企业家如何经营越剧

  老剧种也可以很时尚

  把舞台演出当作业余爱好或“镀金”工具的明星,在影视圈里不乏其人,但梅婷却并不这么想。由梅婷和大学同学陈明昊主演的小剧场话剧《第二次别离》将于下月上演。这是他们二人成立的独立戏剧团体“蛇槃兔剧场”推出的首部作品,也是产后复出的梅婷给自己安排的首份工作。

——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的启示

  戏一启幕,一群现代人就在富有节奏的RAP背景声中,玩着手机,或自拍,或刷屏,或听音乐。“怎么感觉像都市音乐剧。”台下响起一片小声的议论。

  初衷 在舞台上挖掘自己

图片 2

  这是秦腔现代戏《天国的百合花》日前首演时的情景。

  作为影视红人的梅婷,近年来在舞台上也颇有建树。她先后与上海话剧中心合作了《我爱桃花》《天堂隔壁是疯人院》《人面桃花》三部戏。这些作品不但让她享受和学习到了很多,而且有了更多的不满足。“我觉得我还可以在舞台上更进一步打开自己,陈明昊也觉得我还可以在舞台上释放更多的能量,继续挖掘自己的能量。”于是,她与陈明昊决定共同成立剧社。

越剧《清简樊莹》目前已在衢州市及各区县共演出60余场,收获良好反响。 李 啸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听传统的秦腔,老掉牙的故事,土得掉渣儿的唱腔,不那么吸引人。有时候听了半天,也听不懂到底在唱什么。”这是《天国的百合花》的编剧、80后屈曌洁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

  “我生孩子这一年积蓄了很多能量,需要一个出口,而且这个出口得是我自己能够把握的,那就只有演戏了。”梅婷说,她把自己产后的第一份工作就交给了舞台,并为《第二次别离》这出戏预留了一年的档期。

  “玩着玩着就玩进去了。”周志胜这样形容自己做越剧团的过程。看起来精力旺盛的他,是在浙江常山县从事制造业的商人,但现在也做起了文化产业,作为浙江泓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把很多精力放在了经营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上。周志胜热爱音乐,玩过摇滚,“因为小地方摇滚玩不起来”,后来改玩民乐,于是结识了一批当地的越剧艺术家,最终有了今天的浙江泓影常山越剧团。直到去年该团成立前,常山县已经将近30年没有越剧团了。

  在屈曌洁看来,社会环境变了,人们的生活也变了,现代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有自己独特的审美需求,这种审美需求要求文艺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要与当下的社会现实和生活节奏相适应。很多传统戏曲,产生于数百甚至上千年前,可到了21世纪,其形式与内容却依然如故,“观众不爱看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红影视演员演戏的不少,但成立剧社的却是凤毛麟角,至于一下子把整年的时间扔进舞台和排练场的,几乎没有先例。对于自己的回归,梅婷坦言,影视演员回到舞台并不容易,“要有勇气,能够放下很多杂念,和自己的某一部分生活割裂,进入完全不同的状态。”但让她下定决心的还是对舞台的那份感情。

  因为一部戏重聚的集体

  青年戏剧编剧余青峰说,艺术是要给观众以美感的。传统戏曲要想重获生命力,首先得“让观众来看”,然后“让观众觉得好看”。为此,从内容到形式,传统戏曲都要进行必要的创新。

  梅婷从7岁开始登台跳舞,她说自己对于舞台有种特殊的情感,“上了舞台我就会特别激动、兴奋,还有种安全的感觉,可以不被打断,根据自己和对手的感觉去调整表演,并感受观众的呼应,没有人能够阻拦我大胆的演绎和尝试。”

  泓影山庄在常山县城,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是周志胜的泓影公司所在地。他称自己是个文化领域的“新兵”。上世纪50年代起,这里曾有个常山县越剧团,驰名全省,出过梁燕燕、赵碧云、吕金枝等浙江省一代越剧名伶,被誉为浙西越剧小百花。1987年,该团因为难以维持收支平衡宣告解散。2012年,原常山县越剧团87岁的老艺术家叶文华根据明代常山籍清官樊莹的历史故事,编写了越剧《清简樊莹》的剧本。起初是找了一个业余剧团来演,周志胜坐在台下看着,“感到很难过。这么好的一部作品,业余剧团能呈现的很有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