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大旨音乐剧院请客官,以画面汇报两岸小剧场的戏人戏事

0 Comment


孟京辉导演的《恋爱的犀牛》

  同时,这还是一部向作家柳青致敬的作品。柳青在上世纪50年代,放弃北京的工作,到陕西省长安县挂职,14年如一日,和群众打成一片,紧跟时代潮流,写成了这部《创业史》,出版所得全部捐给当地农村。作家走到基层的精神,及其笔下人物为群众办事的故事,与当前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具有相当的契合度,能为这个时代提供参照。另外,《创业史》还是开创现代农村题材较早的作品,其中大量表现了陕西农村风貌、风情,这部话剧的编创对于广大观众了解陕西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请观众“零成本”欣赏原创歌剧

图片 1

  据介绍,《创业史》中“梁生宝买稻种”的片段曾进入初中语文课本,为人们所熟知,梁生宝一心一意为群众办事的故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部话剧梳理了《创业史》中梁生宝的个人生活经历,书写了他从旧社会的受苦到新社会的创业,从个人致富到带领大家共同走上富裕道路的故事。张骥表示,在柳青的小说中,梁生宝的形象略显简单化,这部话剧将注重表现他的内心世界。由于时代所限,这部小说在今天看来,当时政治环境的烙印十分鲜明,话剧力求避开阶级斗争等政治背景,凸显人物性格,表现农民身上在当今社会仍然难能可贵的质朴与执著。

中央歌剧院连续四届推出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

  相较于大陆小剧场话剧,李晏觉得台湾的作品更为多元,创作者的态度也更平和。“他们不恶俗,也不刻意追求阳春白雪。既注重自我的表达,也努力让观众能够接受。2012年我去台湾的时候,1周的时间看了3部戏,每部的风格都很不同,有《欲望号街车》这样现实主义的作品,也有形式感很强、故事很晦涩的。”李晏说,“来北京演出的音乐剧Miss
Taiwan,舞台相当简朴,校园气息却非常浓郁,歌曲也很清新动人。《收信快乐》中的两位主人公,自始至终都没有对手戏,就是各自念着信。但我连看了两遍,每回都特别感动。小剧场就应该是带有探索性质的,不能打着小剧场的旗号,只是把成熟的大剧场作品原封不动地缩到小剧场来。”

  据悉,该剧今年10月将参加陕西省第七届艺术节,并在2016年在陕西省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参加评选,以期走向全省乃至全国。(记者
怡梦)

  据介绍,年度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于2010年举办第一届,中央歌剧院将其获得“文华大奖”的经典剧目《霸王别姬》在中央歌剧院小剧场免费为首都市民演出12场。2011年,约翰·施特劳斯的经典喜歌剧《蝙蝠》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免费演出两天,吸引了近万名观众走进歌剧殿堂。2012年,为纪念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新歌剧《白毛女》在人民大会堂免费演出。

  李晏与舞台的不解之缘,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当时看的大都是人艺的戏,《王昭君》《蔡文姬》《茶馆》《推销员之死》《哗变》等等,这些到现在已经成为经典的作品。”1983年他开始考中戏,但连考5年都没有被录取。“最初拍照片是为了上中戏留一些资料,结果一直都没有考上,挺伤心的,就远离了话剧。”

  7月22日,宝鸡市艺术剧院编创的无场次方言话剧《梁生宝买种记》剧组正式成立。该剧取材于作家柳青的长篇小说《创业史》,是迄今为止国内专业院团第一次将柳青作品搬上舞台。该剧由宝鸡市艺术剧院编剧张骥创作,国家一级导演由二群执导,现已进入排练阶段。

  6月19日、20日这两天,北京市民可以凭身份证号在购买演出票的主渠道网站大麦网预订两张中央歌剧院原创歌剧《红帮裁缝》的免费电子票,演出当天凭身份证到天桥剧场自助取票机换取正式门票,这让不少观众感到很新鲜。60多岁的北京市民李阿姨家就住天桥附近,她说,要不是这次公共免费开放日,可能自己很难得有机会走进剧场听歌剧,虽然她就住在天桥剧场附近,但进这个剧场也是二十多年前单位组织一起去看演出……据悉,这已是中央歌剧院举办的第四届年度歌剧公共免费开放日,而本次开放日活动从信息发布起便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参与。据中央歌剧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网上抢票的火爆程度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两天的演出票很快就被抢订一空。

台湾亲爱的剧团《收信快乐》

  由中央歌剧院院长、艺术总监俞峰率先在国内院团中倡导并实施的开放日形式的免费歌剧演出,已是剧院一个固定演出形式,旨在将高水准、高规格的歌剧艺术向大众推广普及。俞峰表示,这次请北京市民们免费欣赏的原创歌剧《红帮裁缝》即是充分利用“红帮历史”等传统文化的丰富资源,宣传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并透过人物的命运和爱情故事来展现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加强人们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蕴含价值理念的认同。

  舞台是活的艺术,没有捕捉到的瞬间就成了遗憾。“田沁鑫导演的《狂飙》在北大彩排的时候,前景是辛柏青饰演的田汉张开双臂,后排都是学生,那个画面非常有感染力。但后来他们到首都剧场再演的时候,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个角度了。”在李晏看来,每每他都是透过镜头在看戏,这样的感觉很踏实,“不然我老得想,这么好的画面我应该拍下来!”不过,这次展览的主题——当戏已成往事,却让人感到了些“退隐山林”的味道,“或许哪天我就不拍了,因为我想要回到最初看戏的那种状态中去——不是为了什么,就是单纯的喜欢。”

  李晏用镜头将舞台上一个个珍贵的瞬间定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