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访河南豫剧院艺术总监,新剧新人传薪火

0 Comment


  聪明的小孔融与其家人非常喜欢吃梨,有天家里收到了一篮梨,但数量却不够全家人吃,小孔融灵机一动想岀对策,既能维持谦虚忍让的美德、拒绝自己想吃梨的诱惑,但是到最后仍然可以吃到好吃的梨,小孔融到底使用了什么妙计呢?

  记者:当年豫剧三团是非常明确地借鉴斯氏表演体系吗?像《朝阳沟》这样的豫剧现代戏,观众觉得非常贴近生活,却很少能想到它深受西方戏剧理论影响。

魏敬夫人 王惠 饰

  另外,在“台湾周”演出期间,从首届中国儿童戏剧节开始已连续三届受邀演出的台北如果儿童剧团还将带来大剧场剧目——儿童歌舞推理剧《猪探长秘密档案之统统不许动》。该剧作为华语世界第一出儿童推理舞台剧,首演当年即荣获“台新艺术奖”提名,之后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邀请,作为当年台湾地区唯一受邀的团队参与第31届世界戏剧节演出,也是当年世界各国所有演出中唯一的儿童剧。这部剧将带领小朋友在中国儿童剧场充分发挥自己的观察力与想象力,现场与神探“猪探长”一起破案。

  记者:您导演的作品游走于现代戏与古装戏之间,这两类戏是否也互有启发?

  宝剑锋从磨砺出,新戏难免存在一些不足,仍有提升空间。比如《魏敬夫人》中,少数民族的服饰如何进一步戏曲化?如何通过二度创作让观众觉得更加美轮美奂?正如舞台上的汉民族服饰,经过千百年来戏曲的演绎,已经完全脱离生活样貌,却具有了无限的美感。这是一个难度很大的课题,在创作中仍需逐步摸索。

  这部剧强调“亲子”,希望家长能与孩子们走进剧场“亲子共赏”,不只孩子们会觉得有趣,家长们也可以乐在其中,悟出剧中的一些深意。同时透过家长与孩子们一起在剧院中的“共读时光”,增进亲子之间的交流,让孩子们在感受剧中的娱乐性外,还能透过家长的眼睛,了解教育性的意义。家长看完演出之后,也可以有机会跟孩子们一起回味剧中人物的成长与挫折,了解剧中所阐述的品德与人格概念,对历史、文化、人物、思想等都有一些理解与启发。

  张平:对,生活化的主要是表演。比如我从京剧院转到三团后,先在《小二黑结婚》中上了一个群众角色,就两句台词。我一上台就按京剧的方式,拿着架子,摆开步子,先来了一个上韵,结果第二天就被换掉了。三团要求表演生活化,这跟我学的京剧风格完全不同。我自己也很苦恼。为了能融入三团的整体氛围,我从基础学起,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自我修养》,掌握如何理解人物、如何从松弛开始慢慢寻找人物的内心感受,注意人物的行动线,掌握刺激、交流、反应、规定情境、人物关系等元素。即使是扮演群众角色,也学着为人物写自传,分析人物性格。

  综观上述两部新作,一些共同点值得分析。其一,豫剧舞台上巾帼不让须眉。从花木兰、穆桂英,到如今的魏敬、刘青霞,再次印证了常香玉大师的那句“谁说女子不如男”。如此突出地塑造女性豪杰,即使在有着奔放、高亢底色的北方剧种中也不多见,更与昆曲、越剧、黄梅戏等柔美的南方剧种有着鲜明区别,形成了豫剧独特的戏曲美学风格。

图片 1

  张平:在进入三团之前,我是郑州市京剧团的演员,最初学的是京剧。1971年6月,我在“文革”中间考入郑州市京剧团学员班,开始系统训练,扎下了文武老生的根基。“文革”结束,戏曲市场放开,我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在河南,被打倒的老一辈豫剧表演艺术家恢复演出,豫剧以一种无法阻挡的力量对京剧造成巨大冲击。那时按票房,豫剧一枝独秀。当时我去郑州的剧场看戏,豫剧团一演就是一个月,而且一天两场,常香玉的戏、豫剧三团的《朝阳沟》、豫剧二团的《秦雪梅》等大受欢迎。这令我非常震撼。我虽然在郑州市京剧团,但出生于豫剧院,母亲高玉秋是常香玉的学生,父亲是豫剧三团的。我对阎立品、唐喜成、李斯忠,特别是常香玉等豫剧名家都非常熟悉,对豫剧也有感情。这些伯伯、阿姨都劝我不要干京剧,到豫剧团来。这样1978年经过各方面努力,我被调入河南豫剧三团。

  再来看压轴的一出现代戏《刘青霞》。和《魏敬夫人》相似,《刘青霞》重点挖掘不被大众熟悉的杰出中原儿女形象。刘青霞曾是晚清一品诰命夫人,架桥修路扶危济困,出巨资策动革命,孙中山曾亲笔为她题写“天下为公”和“巾帼英雄”。剧目通过成亲路上认干儿、劝夫戒烟改姓刘、东渡日本助革命、晚年训儿谈教育等几个重要事件,演绎了刘青霞一生的事业。

儿童剧《孔融不让梨》剧照

  三团现代戏基本话剧化,但又和话剧不同,因为有唱词的旋律、有音乐。当时三团的领军人物是杨兰春老师,他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歌剧系。中央戏剧学院当时就继承了一套完整的现代戏剧创作方法。

  其三,舞台表现形式更加多样。《魏敬夫人》将闽粤风情搬上了豫剧舞台,少数民族服饰、民歌以及南方生活场景的展现令人耳目一新。《刘青霞》中,东渡日本一场戏,将日本的和服与音乐搬上豫剧舞台,创意大胆,却能够有机地融入豫剧当中,使观众不感到突兀,收到了不错的演出效果。

  六艺剧团的《孔融不让梨》从全新的角度,打造另类文化经典亲子剧,将流传了一千多年的典故,以故事剧场的方式,用所谓的“不让”概念,解读出最后“让”的结果,带领孩子亲近经典故事,体现古老智慧的现代内涵,浅显而多元。在轻松好玩之余,启发不同的角度和理解的创意,展示给观众一个对典故的现代新解,用独特的方式向观众传递中国传统文化中“礼让”和“长幼有序”的传统美德。

  张平:确实如此。三团一切都是新的,虽然也学古装戏,但最主要的是继承话剧,捕捉生活、观察生活、理解生活。你看《朝阳沟》中的银环、拴保,跟京剧中的杨子荣、李玉和是不同的,虽然都是现代戏,但感觉不一样,《朝阳沟》更具生活气息。

  上世纪末,豫剧曾一度出现了人才危机,缺少青春靓丽的挑梁演员,编剧、导演、音乐、舞美等创作人员匮乏,活跃在舞台上的大多是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以前培养的演员。同时,由于戏曲团体经费困难,还存在精英人才流失的隐忧。但是当下,豫剧正在改变这种青黄不接的局面,舞台上名家汇聚,拥有李树建、汪荃珍、王惠、李金枝、贾文龙这样的豫剧名家,同时还涌现了一批优秀的豫剧后备力量。

  专门制作文化经典亲子剧的台湾六艺剧团团名源自于孔子所谓的“礼、乐、射、御、书、数”之“六艺”,取其“能文能武、能动能静、多才多艺”的多元学习与教育内涵,希望结合教育与表演艺术,以轻松活泼的方式,让观众在欢乐之余获得新知,寓教于乐,开展新的视野,丰富生活的艺术内涵。该剧团成立于2001年,坚持以“教育”作为长期耕耘的目标,在创团初期,就以全台湾地区的中小学作为展演的舞台,至今已经演出近万场,并且场场演出都受到好评。

  记者:豫剧现代戏的生活化,不仅仅体现在题材以及剧本唱词上,更贯穿在创作理念与演员的表演之中。

  河南豫剧院青年团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团体,组建于2013年6月,是在全面接收中国戏曲学院2009级豫剧本科班学员的基础上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加强豫剧青年人才的锻炼和培养。参加此次演出的吴素真、朱旭光、杨历明、李朋杰、李多伟等,都是刚刚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他们的表现均可圈可点。在《破洪州》中饰演穆桂英的朱旭光英姿飒飒,她师从豫剧大师常香玉的女儿常小玉,是常派第三代传人。另外,在《破洪州》中饰演杨宗保、在《白蛇传》中饰演许仙的杨历明表现不俗。他台风严谨,扮相好,善于揣摩人物内心、通过戏曲程式表现人物。他饰演的杨宗保,展现了面对敌人、父亲、妻子等不同情况下的阳刚之气、孩子气和傲气。其中一出,面对妻帅、父帅,杨宗保两边受制,来回传话,如热锅蚂蚁,令台下观众忍俊不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