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隋唐书法,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

0 Comment


全卷内容共分多少个部分:卷首楷体爱新觉罗·清德宗18年(公元1892年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汉密尔顿李经蕃题端:“高南阜富贵清图咏卷”,题左有小篆小字署款:“光绪戊申腊十二十五日,海法李经蕃题”。
设色《富贵图》:开卷红绿富贵花晏仰欹侧相映成趣。背衬的老杆新枝上嫩芽芯蕾含苞待放。中部用焦墨淡皴辅出山石横陈之态、用婉转细秀之笔写出茅草丛生之状。后段从石缝中斜枝曳出三枝大红花王,占枝盛开,意态闲雅;花叶用泼墨之法率意挥写,复加深色勾茎点缀,表尽叶之老嫩枯荣、正面与反面转展卓姿。笔者一反院体戏剧家之精勾细勒技法及守旧士人淡渲薄染的陈式,而纯用写意之法、简约之笔,浅色谈墨、随便点染而成;色彩柔雅古艳、感到清新闲适。全图横陈纵抹,一鼓作气,展现出浓淡粗细,点线快面,柔劲枯润等样样视觉上仍的色差、节奏、美感上的明显比较,于疏斜历乱中写出自然风光的神采真妙。
图片 1
画左上方楷体自题:“西亭春艳图”。并写五言诗意气风发首:“陆许东西花,阮无南北分。家贫有幻*,画里赠春云。三哥珍五屡,请为水墨画笔。丁末之春,同苦乏食,聊于肌肠霍霍中,了此夙愿。兄南村识”。乙卯乃清爱新觉罗·清世宗5年(1683年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值凤翰46岁艺术成熟之时。这幅草书代表了我早年的书法风貌。然自右臂病废后,行草字体不复多见。
水墨《翠钱图》:图用泼墨之技,书法之意,借泼洒淹润的万紫千红墨韵、流动幻化出生机勃勃种浩淼深渊的相当的慢苍茫境界:图首于大笔重捺中荡中一枝被大风吹横,仰天翻卷,挥动生姿的如盆叶荷;叶背晕淡墨、叶面染以深墨;叶茎钩以浓墨、茎上缀以焦墨。随便点染、有声有色;浓淡相间,水墨淋漓。自中心起,则公布了书法修养的优势,用复杂如惊蛇入草似的沉静。圆劲如芴的荷茎,分割着狭长的横向画面。使图中由叶到花的超负荷部分显得均衡协和而丰富变化。末段为全画的高潮:焦墨枯笔侧锋勾出一枝凌空傲立、迎风绽开的白莲,其下衬一片凋残半枯、垂着覆盆莲茎,轻漾水波之中。造型清冷俊逸,于秀雅中包涵凛然难犯之气。尾巴部分蒲根、芦苇杂然丛生,田萍水草逐浪飘零,体现了燕体、楷法的笔意和小编书法和绘绘画艺术术修养互为表明的地步。从墨法上看:全图可谓继徐谓、陈淳、朱耷、原济之后对国画水墨晕染变化的款式之美作了有辅助的探幽索隐:那泼墨如倾的莲花茎与突现其后的焦墨中国莲及隐隐其间的水竹蒲草,组成了一片片墨、黑、灰、樱草黄阶丰盛、等级次序复杂的快面。而点、线、面包车型客车结合,又发生了后生可畏种或而似急风骤雨般的奏节、或而如喜笑颜开般的韵律,进而将画面上游移弥漫于叶间花下,元气淋漓的水蒸雾气表现得那二个微妙,令人意犹未尽。

图片 2
高凤翰《甲骨文西亭睡起诗轴》 纸本草书 139.9×59.5cm 上博藏
释文:睡起庭轩清复清,短藜支处野雲生。 帘前草色讵无赖, 屋角桐阴亦有情。
竹槛鸟偷新晒药, 石床花落未收枰。 松枝土锉围活火, 酒碗茶铛俱眼明。
款署:西亭睡起之作,书请琪翁老知识分子大教。胶州高凤翰草。
钤印:南村(朱文卡塔尔、高凤翰印(白文卡塔尔

《朱巨川告身》纵27公分,横185.8公分
台南紫禁城博物馆内藏品。《宣和书谱》记載宋內府藏徐浩燕书三件,此中之风流倜傥就是《朱巨川告身》。這件墨迹后来传于西夏鮮于枢、张斯立,有張晏跋(后生可畏三○三卡塔尔。吴国归韩世能,传其子韩逢禧,有董其昌跋(生机勃勃六○四卡塔尔国,辽朝藏于馮铨、宋犖、梁清标处,后入乾隆大帝內府。
《佩文齐书画谱》卷八十一引记載武周字画收藏的《宋三星馆阁储藏》,有兩件《朱巨川告身》,列在「明清不盛名者」项目下,不一致于《宣和书谱》归于于徐浩,后来南梁读书人如汪中、王澍及近代稍稍大方也以为不是徐浩书。此书得体规矩,一笔一画的承先启后三番五次,写得临危不乱,雍容大方。令人一见,意气风发派正经规规矩矩,做為公权的象征是非常符合的,其他方面,字的结体,却不是猛烈而无变化,如等字下方的“寺”、早字的“十”都摆出斜偏的岗位,在书法上安居、险绝的互相关系,可从那几个小例子看出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