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写真写意融入京味儿温情,的超过与相差

0 Comment


  “剧中既有过去时、现在时更有未来时。而未来时就是一种象征。这些跟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不同,我们希望排出现代的京味儿戏。”

  由周长赋编剧、谢平安执导、上海昆剧团排演的新编昆剧《景阳钟》,系由清传奇《铁冠图》改编而来。原著与改编虽主旨立意、价值取向截然不同,但二者的取材却都大体本于明代崇祯皇帝自缢前的一段史事,可谓史有其人,实有其事。

图片 1

——任 鸣

  《铁冠图》是出本于《明史·崇祯纪》和《明史通俗演义》的剧作,可称为站在维护封建帝王立场上为明末亡帝崇祯唱的一曲温情的挽歌。其一,剧中采用知晓朝代更替的铁冠道人为开国皇帝朱元璋画的一张预言明王朝兴亡的画图概括全剧,剧中多处赞崇祯皇帝为明君;其二,竭力颂扬对明王朝的愚忠愚孝;其三,对李自成起义军极尽丑化之能事。

在中国戏曲的发展长河中,现代化和国际化是两个最为基本的特质。因为戏曲若不与当代观众同步互动,便不可能有长足发展;戏曲若没有外来文化的滋养,也可能成型得缓慢一些;戏曲若不能在世界范围内享有一定的声誉,那就只能养在深闺人未识,缺乏普世化的审美情调和人文精神。逻辑的推演和历史的变迁,就是如此奇妙地实证在中国戏曲的艺术天地之中。

图片 2

  《景阳钟》的时代超越

千百年来,戏曲总是在现代化,总是在随着朝代的变化随物赋形,以新的体制、新的内容和新的审美范式在与时代同步。想当年,金院本的名目共六千九十种(陶九成《辍耕录》卷二十五),可到了后世基本上湮灭无闻。元杂剧剧目总数也曾以三位数计,但是臧懋循从远亲麻城锦衣卫刘承禧家巧取豪夺,基本是以汤显祖勘定过的数百种元杂剧加以编选,最后只能是以《元人百种曲》印行。即便这百种曲,在今天也只有少数还能在舞台上演出。如果说声腔艺术每三十年一变,那么剧种存活的周期,基本上是以百年作为基本单位而上下周延。

《理发馆》剧照 杨思杰 摄

  昆剧《景阳钟》自书为“根据明清传奇《铁冠图》改编”,实则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再造,它以生动的戏剧场景和人物命运恢复了历史的本原面貌,实现了一种艺术立场的本质转变,体现了一种正确的历史观。

号称唐宋遗音的福建莆仙戏,一向称之为宋元戏剧活化石的梨园戏,倒还是延续至今,其本子古意犹存,其表演别具一格,但是也很难说与唐宋戏剧一脉相传,因为史籍记载几近于无,表演大家也很难上推几代,最多只能说是发思古之幽情、继先辈之传统的近现代版演绎而已。

  8月26日,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首轮演出将持续至9月8日。全剧大幕开启,随着序幕结束,舞台上出现一条纵深的胡同,灰墙、老树、远处的门楼,胡同口的小理发店、副食店里外通透,令观众仿佛置身老北京的传统民居中,既真实又让人充满了想象空间;胡同里走来一对老夫妻,他们是这部由任鸣执导的话剧《理发馆》里穿针引线的重要人物——归国华侨朱比德夫妇。全剧围绕一家北京胡同里的理发馆展开,以他们回国看病为线索,上演了理发馆老板迷糊以及盲人光明等一群热爱生活、有着乐观精神的北京人的生活百态。

  其一,摈弃了铁冠道人的图谶,不把明亡归结为一种“气数已尽”的天意;剧中也没有通过他人之口为崇祯皇帝歌功颂德,为他们的历史罪错推脱,而且通过战死沙场的将领袁国贞之口喊出了“圣上你误了大明江山”之语。

戏曲传统较为丰厚的昆曲,号称有着六百年历史,实际上从清唱剧到成型的舞台剧,最多五百年历史。而且这五个世纪以来,昆曲一直处于现代化变法的过程之中。从本戏来看,诸如《鸣凤记》和《清忠谱》之类的当代题材戏,也常常在一段时间内蔚为潮流。再如原本为江西宜黄腔所写的《牡丹亭》,偏偏被叶堂等人改调集曲,成为最为典范的昆曲演唱本。如果完全按照昆曲格律的规范,那就得按照沈璟门徒的诸多昆曲改本来演。至于从昆曲本戏之外的诸多折子戏,逐步失传到寥寥可数的折子戏,再回到重新挖掘整理的新编折子戏,这既是继承传统的尴尬,也是舞台审美过程中自然的淘汰、选择与再造。

  由于之前主创团队一直对剧情“保密”,所以当观众看完朱比德和理发馆老板迷糊之间20分钟左右的关于古老物件、家庭往事的对话之后,几位主人公——华侨夫妇、迷糊、光明、理发店的学徒如意、吴大夫才全部登场亮相,依然没有矛盾和戏剧冲突时,才发现这并不是一部靠戏剧冲突支撑的话剧。

  其二,删除了颂扬忠于封建王朝的愚忠愚孝。原剧中的《别母》《刺虎》两折被全部删去,《杀监》一折对众宫女在崇祯皇帝自缢后纷纷投御河的描述也不见了。将原剧《乱箭》中周遇吉的忠君情节挪移为袁国贞两军交战中的英勇殉职,并最终发出“圣上你误了大明江山”,既是一种艺术的聪明,也符合袁国贞这个特定的历史人物。

京剧更是因善变从而具备现代性意义的大剧种。从楚调汉戏到徽班,从湖广音中州韵到京白,从花旦戏居多改为老生戏居多,从青衣戏崛起到大花脸、小花脸代表作的崭露头角,时时皆在现代化的变化过程中。从四大名旦到四小名旦,从麒派到马派,从李少春到李维康,都在不停地求新求变的过程中。现在许多艺术家往往以继承正宗传统自居,不去自立门户,形成流派,这才是真正的数典忘祖,也是京剧缺乏活力的表现。20世纪所逐步形成的八大京剧样板戏,从题材上现代化,唱腔设计上具备歌剧乃至交响乐的主旋律动机,在表演上开辟了不带水袖的诸多戏曲表演新程式,这正是京剧现代化最为深刻全面的成功体现,也是几代京剧艺术家的心血所凝聚而成。撇开政治因素不论,这也绝不仅仅是一人之功,更不是能够简单否定的一代“红色经典”。

  那靠什么支撑?“温情。”主创们说。

  其三,删除了所有对李自成起义军的丑化与污秽,在与明军交战的舞台场面中,不仅俊扮起义军的将士,而且展现了他们的英勇善战的威武之师。

20世纪以来的中国戏曲现代化,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加以观察:

  “戏中并不是靠跌宕起伏的情节去抓住观众,我们靠的是温情,我们在呼唤一种真情。告诉大家老北京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剧中归国华侨姜敏的扮演者吕中说。一直眷恋祖国的朱比德夫妇,热心善良幽默的迷糊,失明却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光明……主创团队意欲让每个人物都以鲜明的个性立在舞台上。通过平凡甚至平淡的故事,传递创作者的心声——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的夫人、跨界执笔的宋凤仪,不但用深厚的生活积淀勾勒出老北京的民俗风貌,而且希望在这个由喜剧小品改编而来的作品里传递“正能量”:“《理发馆》里发生的故事,不仅出现在舞台上,它应该更多地发生在现实生活里,发生在我们身边。”宋凤仪曾表示,这个剧是她看到社会上很多负面现象感到很痛心之后,十几次易稿写成的。

  其四,在艺术体现上,采用一种“三一律”的结构框架,立主脑,减头绪,情节集中紧凑,人物行为贯一,强化了人物命运、情感的铺陈,增强了戏剧情景的观赏性与感染力。

一是从题材内容上看,由于特定的时代要求,涌现出大量现代戏和以古喻今的历史戏。

  《理发馆》是排京味儿戏见长的导演任鸣的第73部作品,他表示,这次的创作目标是要好懂、好看——剧中兼具“印象深”和“接地气”场面的要数从彩排时就开始成为话题的“神曲”《小苹果》,梁丹妮饰演的表姨,一出场就是爆炸头、艳花裙,跳着《小苹果》广场舞,之后还有“小苹果”伴奏的剪刀舞,如此“接地气”的造型,成为人艺此次新剧“贴近老北京生活、观之会有亲近感”的鲜明例证。同时,剧组专门邀请作曲,为本剧打造了主题音乐和歌曲。光明的扮演者王雷,现场演唱了名为《我多想》的歌曲:“我多想撕开眼前黑色的幕帘,我多想撕开黑暗再看你一眼……”

  对于崇祯的把握,没像原著在《观图》一折中自诩“自临御以来,从无失德”,而将明王朝的败亡完全归处于“流贼猖乱”,“可恨那些文武大臣无一人能建奇策,为国家灭贼退兵”,而是通过他的问天、自审和与皇后、公主、太子的情感交流,按照“人学”的理念进行了人物形象的艺术塑造。

二是从剧种生长来看,出现了越剧、黄梅戏等一大批流传遐迩的现代剧种和龙江剧、吉剧等新兴剧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